高等教育问题威胁着中国大陆的社会稳定

中国香港——去年中国大陆的几项民意调查结果显示,高等教育被列为引起公众日益不满的主要因素之一,而另外两项是医疗保健和住房。

因此,当前的高等教育体系是一个可能导致社会不稳定的潜在因素。

在胡锦涛总统提出的构建“和谐社会”的过程中,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必须找到解决高等教育面临的危机的方法。

在儒家“一切低人一等,唯读书高”思想的影响下,大学生一度被视为“受宠的孩子”,甚至是终身不用担心工作的羡慕对象。

但是近年来,大学生找工作越来越难了。

今年,许多大学生不得不放下他们“宠爱的孩子”的尊严,成为保姆、保安甚至免费实习生。

即便如此,400多万大学毕业生中仍有一半人在离校后无法摆脱“冒险岛”的尴尬局面。

有鉴于此,国家教育部负责学生事务的官员公开呼吁大学生做好与“普通劳动者”竞争的准备。

问题是:如果大学生和“普通劳动者”没有什么不同,那么中国的高等教育是什么?现阶段,中国大陆的高等教育还没有普及到每个工人都有学位的程度。只有少数高中毕业生有幸进入大学。

与此同时,许多调查指出,中国内地人才极度匮乏。

例如,上海美国商会上月初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人才短缺已成为美国企业在华面临的最大挑战。

上海美国商会人力资源主管苗志成表示,人才短缺五年来首次取代官僚主义,成为美国企业在华最头疼的问题。

他表示:“许多美国公司表示,它们在中国内地经营面临的挑战是招募合格的中国内地经理并留住他们。

「去年夏天发生的事件,令公众对大学的取录机制更有争议。

在中国大陆,大学入学只取决于学生的高考成绩。

通常,高考分数最高的高中毕业生肯定会进入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等一流大学。

为了吸引人才和资金,中国香港的大学今年开始向内地学生敞开大门,利用吸引人的奖学金来吸引他们。

然而,入学面试结束后,中国香港大学拒绝了11名原本可以进入北京大学或清华大学的内地学生。

HKU的原因很简单:除了考试成绩,他们几乎一无所知。

批评者由此得出结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整个高等教育体系从入学到教育再到毕业都充满了问题。

这些批评者指出,归根结底,所有问题都源于当前高等教育体系本身的内部矛盾:一些运作严格按照政府计划进行,而另一些则以市场为导向。

在招生方面,政府控制学生人数,进行统一入学考试,并决定高校的专业设置。

然而,政府将不再给毕业生分配工作,让他们自己谋生。

就像计划经济的失败一样,政府的教育计划在很大程度上与就业市场的需求脱节。

更令人愤慨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近年来推出了一项政策,鼓励教育转变为“工业化”或“商业化”模式,因为它不愿意增加教育财政支出。这相当于鼓励学校成为盈利型企业。

为了增加收入,学校要么招收更多的学生,要么提高学费,或者更常见的是两者兼而有之。

这样,教育质量就被置于次要地位。

正是由于这种内部矛盾,中国的高等教育体系现在充满了疾病。

首先是入学考试。

许多教育工作者谴责严格的统一考试是招募书虫和制造社会不公的行为。

为了顺利通过高考并获得高分,学生们不得不埋头读书,与社会完全隔绝,全力以赴寻找“标准答案”。

中国香港大学的上述招生事件证明,一些所谓的高考状元往往无法通过面试。

第二,就业问题。

高等教育招生仍然按照“计划经济”模式运作,而就业方面是自由市场经济。

两者必然会发生强烈的冲突,导致大学生很难找到“姻亲”和许多社会问题。

2005年,全国有400万大学毕业生,其中只有大约200万人成功找到工作。

甚至这些幸运地找到“公婆”的“媳妇”也对“礼物钱”非常不满。

有些人不得不做保姆,甚至是每月工资只有800元的保安。

2003年,大学生起薪为2500-3000元。去年,中位数下降到1000元左右。

就业危机似乎是由于多年来大学扩招造成的,其许多专业与市场需求不符。

由于教育资源有限,这不仅降低了高等教育的质量,而且导致教育机制与国家当前的经济发展不同步。

第三,质量问题。

如果大学是“工厂”,那么学生就是“产品”。

一般来说,这所大学的“工厂”的目标是“培养”专业人员,即社会所需要的知识范围更广、能力更高的全面人才。

前者通常由专业学院完成,而后者是所谓的综合学习任务。

然而,中国大陆目前的现状是,专业院校培养的学生缺乏足够的、最新的专业知识,综合性大学毕业的综合型人才也不完善。

例如,上海一些大学使用的电子教材比中国香港大学使用的电子教材落后10年。

对艺术和科学有良好理解的全面人才是稀缺资源。

此外,学生在大学里学到的知识往往不足以满足发展中产业的需要。

例如,网络游戏开发商必须从非公立学校招聘必要的技术人员。

最后,教育经费问题。

在教育“产业化”趋势下,大学学费已达到每人每年5200-8000元,是十年前的20倍左右。

中低收入家庭怎么负担得起这么高的费用?受教育的平等权利在哪里?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贫穷还是不愿意投资?众所周知,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大量外汇储备,但统计数据显示,政府对教育的投资仅占国内生产总值的3.3%,远远低于国际平均水平4.2%。

据报道,2003年,全国高校收费400亿元,而政府总投资只有700亿元。

这些问题导致了高等教育系统面临的整体危机,症结在于结构不合理。

为了在教育改革方面取得实质性进展,政府必须彻底改革教育体系结构,放松对高等院校不必要的控制,增加财政投资,并允许学校进行自我改革。

一些学校已经开始跳出常规。

复旦大学和上海交通大学率先实施录取面试制度,打破了只有学生高考成绩决定录取的旧规则。

现在,许多中国大陆的教育家也建议政府取消其严格的高等教育计划,让学校在招生和专业设计方面享有充分的自主权。

这样,学校必须根据市场需求生产更多的“产品”。

这些建议是否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情仍有争议。

然而,有一点是肯定的:如果要解决上述尖锐问题,以激怒普通民众,消除对社会和谐的潜在威胁,就必须对高等教育制度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

随着2007年中国共产党第十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即将通过胡锦涛构建“和谐社会”的理念,尽快改革高等教育体制的呼声也日益高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