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申诉机关系统三次申请丧父公积金无申请记录

何守赞陪同母亲胡赵迪出席了周金焕安排的记者招待会,对中央公积金的服务态度非常不满。

右边是黄汉龙。

一名中国男子声称已提交所需文件,并通过法律程序向公积金局申请其已故父亲留下的约40万林吉特。前后三次在申请程序中遇到许多困难后,他突然被告知该局的计算机系统没有申请记录。这使他非常不满意向诉讼方提出申诉。

在行动党霹雳州公诉局局长周金焕的安排下,41岁的何守赞和他的母亲胡赵迪(62岁)在新闻发布会上对中央公积金试图通过沟通误解推卸责任表示了极大的不满。

他说,他的父亲是一个工薪家庭,已经去世近五年,他的家人从未打算提取公积金存款,但最近该局不断传出负面消息。经过讨论,这家人决定提取大约40万林吉特。

他说,吉隆坡公积金管理局在去年十二月十九日提交所需的申请文件后,于今年二月六日写信要求他与其兄弟开立一个联名银行户口。当时,当局没有具体说明该兄弟也应填写表格。2月22日完成所有文件后,兄弟俩第二天飞回国外工作。

“谁知道呢,我家在2月22日收到了公积金局的一封信。因为我父亲已经明确表示,除了我之外,我哥哥也是受益人,所以我哥哥也需要填写申请表。

他说他和他哥哥都在香港工作,任何时候都不能飞回马来西亚。此外,包括他父亲死亡证明在内的所需文件都已提交。中央警察部队没有及时进行认真的审判,给兄弟俩增加了麻烦。这是中央公积金的疏忽,不是他们的错。

此外,他指出,2月中旬,他的家人接到公积金局高级管理人员的电话,告诉他如果他想加快收款,可以直接打电话给对方。

然而,他没有注意,因为他害怕欺诈性的电话,并认为他已经通过法律程序提出申请。

他说,由于对中央公积金的服务态度不满意,昨天(3)他又在周金焕的陪同下去了中央公积金,澄清了整个情况,突然被告知他在2月份增加的申请记录没有在电脑系统中存档,所以他不得不重新申请。

——提拔——周金焕指出,自称公积金局高级成员的人的电话号码确实是公务员,因为他之前在帮助宛宛国务委员处理民生问题时,与持有相关电话号码的官员有电话记录。

他说,将向BCPF总部发出一封信,要求总部解释是否已指定第三方提供类似服务。

与会者包括黄汉龙,行动党贾扬区服务小组组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