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地地方债务飙升惊人

地方债务在2.5年内快速增长,飙升近70%,突出了三个主要问题:第一,地方政府负责偿还的债务快速增长。

第二,一些地方和行业债务负担沉重。

截至2012年底,3个省、99个市、195个县和3,465个乡镇政府的债务偿还率超过100%,债务偿还压力很大。

第三,地方政府债务高度依赖土地出让收入。

2012年,11个省、316个市、1396个县级政府承诺用土地出让收入偿还债务余额,占三级政府一级债务余额的37.23%。

国家审计署于30日公布了政府债务审计结果。地方债务的规模已经大幅扩大。从发展状况来看,有三大问题将引发地方债务爆炸。

(新纪元时报资料室)国家审计署30日发布《国家政府债务审计结果》,显示截至今年6月底,中央和地方政府债务总额为20.7万亿元,其中地方政府债务总额为10.89万亿元。

与2011年相同统计口径的审计相比,地方债务总额在2.5年内飙升近70%。

从过去两年地方债务的发展来看,风险越来越大,成为中国经济运行轨道上的一颗炸弹。导致炸弹爆炸有三个主要问题。

地方债务已经快速增长了2.5年,飙升了近70%。自2011年国家审计署对地方政府债务进行审计以来,地方债务规模不断扩大、风险不断增大的问题引起了政府部门的关注。

此后,根据国家审计署今年6月发布的36项地方政府债务审计结果,16个地区的负债率超过100%,地方债务风险凸显。

不久前结束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首次将着力防控债务风险列为明年经济工作的六大任务之一,也凸显当局对地方债风险的高度警惕。最近结束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首次将防范和控制债务风险列为明年经济工作的六大任务之一,这也突显了当局对地方债务风险的高度警惕。

早些时候,国家审计署被紧急命令在7月底对各级政府进行债务审计,以查明家庭背景并澄清责任。

近五个月后,期待已久的政府债务审计结果终于公布。

根据国家审计署30日发布的国家政府债务审计结果,截至2013年6月底,中央和地方各级政府债务20.70万亿元,其中地方政府债务10.89万亿元。

分项而言,地方政府负债1088,591.17亿元,负债2665,577亿元,负债4393.72亿元,可承担一定的减免责任。三项地方政府债务总额达到1789080.66亿元,比2011年审计结果增长近70%。

苏州市地方政府彩票债务总额已达1789.08亿元,仅两年半时间就比2011年的审计结果增长了近70%。

2011年,国家审计署审计了负责还款、担保和救助的省、市、县级地方政府的债务,宣布2010年底为10.7万亿元。

此前,总体安全控制一直是官方的一贯说辞,但债务规模的不断扩大也让官方不敢低估。

据官方媒体12月31日报道,部分地区存在一定风险,99个城市负债率超过100%,部分地区大规模借贷引发的区域风险可能暴露。

地方债的三大问题凸显或阻碍了城市化进程。财政部金融司副司长白敬明表示,应对地方债务快速发展积累的风险保持警惕,特别是要防止地方债务在下一个城市化进程中快速膨胀,这将导致债务风险进一步扩大。

从过去两年的地方债务状况来看,主要有三个问题:第一,地方政府负责偿还的债务迅速增加。

2013年,省、市、县三级同比增长3879.54亿元,年均增长19.97%,其中县级年均增长26.59%。

国家审计署金融审计司副司长马晓方表示,负责还款的地方政府债务增长相对较快,应予以高度重视。

第二,一些地方和行业债务负担沉重。

截至2012年底,3个省、99个市、195个县和3,465个乡镇政府的债务偿还率超过100%,债务偿还压力很大。

第三,地方政府债务高度依赖土地出让收入。

2012年,11个省、316个市、1396个县级政府承诺用土地出让收入偿还债务余额,占三级政府一级债务余额的37.23%。

今年7月,李克强总理将风险控制与稳定增长并驾齐驱,并与结构调整和改革推进一道,成为总体规划的一部分。

风险控制的核心是地方债务和房地产泡沫,二者的关系是交织在一起的。

在地方债务以年均近20%的速度增长之际,当局一再发出信号,要求在未来两年遏制新债务的增长。

系统是主要原因。各界人士也在分析地方债务疯狂膨胀的原因。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与战略研究所所长高培勇认为,地方政府唯国内生产总值的绩效观和不健全的政府金融体系是当前地方政府债务风险问题的两大根源。

高培勇说,不管规模有多大,关键是如果根源仍然存在,更多无法控制的地方政府债务将继续产生,这是最大的问题。

南卡罗来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中国问题专家田亮(Frank Tian)博士告诉时代时报记者,这些数据一直都是伪造的,现在公布的数据意义不大,但各界人士都非常关注,不可能不公布。

而且直到六月,第三和第四季度才是债务的高峰期,这半年我不知道还有多少债务。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副部长魏建宁认为,中国政治体制中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的关系也是一个因素。由于许多复杂的原因,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的关系被扭曲,目标不一致。

在中央集权体制下,地方政府可能更加不负责任,这将不可避免地导致巨大的道德风险。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