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寿险投资产品”第一人李光荣“第二次到访”

温/李明慧和陈李彦鹏光荣再次被捕。他不确定自己是否能再次逃脱惩罚。

京达股份4月26日晚宣布,经长沙望城区人民检察院批准,公司实际控制人李光荣因涉嫌受贿被捕。

事实上,京达有限公司4月21日宣布,李光荣因“个人原因”辞去京达有限公司董事职务。

早在几个月前,关于李光荣去世的消息就已经在公众中流传。

李光荣被捕意味着,自中共十八大以来,保险业已成为继前富尔德生活实际控制人张军、前中国保监会主席项俊波、前PICC主席王银成、前安邦保险集团董事长吴晓辉之后的又一个“失败者”。

作为华特投资控股和华安保险的负责人,李光荣非常低调,但他在资本市场有很大的影响力。

“非寿险投资产品”第一人李光荣是中国第一个将利益联系到极致的“非寿险投资产品”玩家。

李光荣生于1963年,不仅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经济学博士,也是中国共产党党员。他出生于该系统,曾担任湖南省人民政府财政贸易办公室主任。

1998年,李光荣下海成立华特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目前持有华特投资控股有限公司98.60%的股份

低调的李光荣在2002年首次引起媒体关注。

今年,华特投资控股从华侨城集团和深圳机场集团等国有企业收购了华安保险。

2001年底,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保险业迎来了一波扩张浪潮。李光荣的华特投资控股公司此时也选择加入保险业。

华安保险成立于1996年,与Xi永安保险、上海天安保险、新疆建设兵团保险公司(更名为“中国保险”)和华泰财产保险公司一起,被列为中国五大区域性保险公司之一。

最初共有16名股东,注册资本3亿元,其中国有企业华侨城集团是最大股东,持股20%。

2002年,华侨城集团领导的大部分股东决定以每股0.58元的价格出售华安保险的部分股份。

同年7月,华特投资控股达成加入华安保险的意向。

据悉,根据当时的规定,收购国内保险公司10%以上的股份需要特别监管批准。为了避免这种情况,李光荣与六家关联企业组成集团收购华安保险,而华特控股严格控制其收购比例不到10%,最终以2.9亿元的价格成功收购了华安保险70%的股份,使华安保险成为中国首家民营财产保险公司。

李光荣接管华安保险后,华安保险的发展道路也发生了变化。

2004年,华安保险开始销售非寿险投资产品。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今年,我国市场上的非寿险投资产品开始成为“利率挂钩产品”。

2004年,华安保险在业内率先推出通过银行保险渠道销售的金融保险,在短时间内销售355亿英镑。

该产品比近年来在网上销售良好的金融保险早推出9到10年。

2007年,股市继续走强。华安保险公司全面转向财务管理业务,尽管它毫不犹豫地减少了常规业务。

据媒体统计,2004年7月至2007年,公司理财产品累计销售额达到218亿元,2008年达到130.5亿元。

在蓬勃发展的资本市场的帮助下,投资型产品大规模销售,给华安保险公司带来了额外的收入。

仅2006年,华安保险投资业务产生的投资收益就弥补了公司以往汽车保险业务的全部亏损,账面利润为8000万元。2007年,总回报率达到惊人的32.5%。

然而,随着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的到来,风景无限的投资产品给华安保险公司带来了巨大的现金流压力。

也是从今年开始,中国保监会加强了对理财产品的控制,不再批准华安保险的新投资产品。华安保险不得不从投资产品转向常规业务。此后,华安保险不再“辉煌”。

2017年,华安保险实现原保费收入112.72亿元,同比增长12.33%。前五类保费收入均显示承保亏损。

母公司股东净利润为3800万元,同比下降86.8%。

截至2017年底,华安保险偿付能力充足率为246.49%,同比下降65.48%。

华特资本流入华安保险后,2003年,李光荣开始接管上市公司,使华安保险成为两家上市公司京达股份和宝光股份的第一大股东和第二大股东。

2003年,广州特华就瞄准了精达股份(铜陵精达特种电磁线股份有限公司)。2003年,广州华特瞄准京达(铜陵京达特种电磁线有限公司)。

当时,京达的股票刚刚上市一年,而广州华特和京达的股票在规模上有很大差距。

据当时媒体报道,广州华特2001年和2002年的营业收入分别只有917.53万元和1056.8万元,净利润分别只有374.27万元和411.32万元。

被收购方京达在2001年和2002年的净利润分别高达198443万元和2076.59万元。

显然,这是一个“吞象蛇”的生意。

事实上,尽管广州华特于2003年10月与京达前大股东铜陵郭子达成收购意向,并支付5000万元首次收购,但广州华特直到2004年才完成对京达的收购。

让媒体质疑的是其收购资金的来源。

工商数据显示,截至2002年底,广州华特的注册资本仅为3800万元,但在第二年收购京达股份时,这一数字在增资扩股后突然跃升至2.1亿元。

尽管该公司的注册资本飙升,但广州华特的财务报表发生了其他鲜为人知的变化。

2003年,公司提前还款由上年的0元增加到5000万元,其他应付款由上年的1425万元增加到4988.22万元。

根据广州华特的解释,上述5000万元预付款是收购京达股份的预付款。

其他应付款近5000万元的主要部分被解释为账龄不到一年的往来账户,但没有提及该金额的来源。

另一项数据显示,广州华特在收购完成前三年的累计收入仅为3161万元,这使得其他近5000万元的应付款更加可疑,而现金流充足的华安保险成为头号嫌疑人。

以下事实表明,上述怀疑并非没有道理。

2010年8月,华安保险向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提起上诉,因为瑞银在深圳无法履行还款协议。

因为广州华特曾向华安保险承诺其5400万股京达股份,以担保瑞银在深圳的债务。

这些股票最终以每股10元人民币5.4亿元人民币的偿债价格偿还给了深圳的瑞银。

有趣的是,2003年9月京达股份转让意向书签署时,深圳瑞银出现在华特的收购组合中。然而,在随后正式宣布的收购计划中,意在收购京达28%股份的瑞银投资悄然退出。

值得注意的是,李光荣不是第一次卷入诉讼。

早在2002年8月,在等待李光荣监管部门批准时,他因涉嫌参与刑事案件而被长沙市公安局刑侦大队逮捕。

此前,媒体报道显示,长沙公安局的信息显示,李光荣涉嫌非法占有长沙威康公司的所有资产和技术。

长沙市公安局的调查组已经多次走访广州等地调查和收集证据。其基本结论是广州华特是一家通过虚报注册资本骗取公司注册成立的非法公司。所谓的法定代表人李光荣涉嫌伪造增值税发票。

根据广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提供的相关资料,广州穗东会计师事务所提供了广州华特注册资本验资报告,声明“交易所接受委托,审验了贵公司截至1998年1月21日止实收资本及相关资产负债的真实性和合法性。

贵公司申请的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经我公司审验,贵公司已收到股东出资1000万元人民币,其中货币出资100万元,实物出资900万元。

正是这900万元的实物资产被有关部门证明是“虚假出资”。

当时,作为900万元实物资产的确认,广州华特从广州穗鹏贸易发展公司购买的是9张价值900万元的广东增值税发票。

自2000年5月以来,长沙市人大常委会委员朱利民、肖颜夕和夏某一直在调查李光荣涉嫌金融犯罪。

2001年7月5日,长沙市公安局称广州华特“非法兼并长沙衡器厂2号”。由于各种原因,犯罪没有成功。

类似非法港商麦于冰诈骗长沙船厂数亿元国有资产的案件,国有企业应该高度警惕”。

朱利民表示,20世纪90年代中期,在李光荣担任中国银行湖南信托咨询公司证券部经理期间,该部有7800万元资金无法收回。

2002年8月20日,长沙一名资深委员看到了李光荣收购华安保险公司的报道,决定近期必须留在深圳。他立即向国家安全局报告了此事。8月28日,李光荣被拘留在深圳。

那年有报道称,总部位于深圳的华安保险公司于今年7月宣布变更所有权。原大股东将其70%的股份出售给一家私营企业——北京华特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及其关联企业。华特董事长李光荣接替前董事长许萧冰出任华安保险公司董事长。

该计划立即提交给中国保监会。

然而,正当中国保监会尚未作出是否批准的决定时,2002年8月28日,情况发生了巨大变化——李光荣因涉嫌参与刑事案件被长沙市公安局刑侦大队逮捕,中国保监会的批准程序因此而停止。

2002年11月25日上午10点,华安保险公司与董事会成员和股东代表召开董事会会议。

持有华特4%股份的方胜平当选为主席。

然而,到那年11月中旬,李光荣再次获得自由,没有给出明确的解释。

后来,在2004年,它被正式批准为华安保险公司董事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