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银行:小盘股将为全球经济复苏带来结构性机遇

见习记者赵峰表示,随着经济增长波动的缩小、消费物价指数的小幅上升和生产者价格指数的大幅下降,中国经济将在2018年平稳运行。

1月4日,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发布了《2018年中国宏观经济与金融展望研究报告》。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Lian Ping)认为,从国内角度来看,19届全国代表大会明确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一个新时代,中国经济已经从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在国际上,经济环境也发生了重大变化。尽管全球经济整体正在复苏,但不确定性依然存在,由此带来的潜在风险和挑战尤其值得关注。

在这种背景下,中国资本市场将保持不冷不热,由于流动性条件的变化,资本市场会周期性波动。

全球经济总体复苏”自2016年下半年以来,全球主要经济体的增长已经加快,并将在2018年继续加快。预计全球经济增长率将从2017年的3.4%增至约3.7%。

根据连平的分析,美国经济总体上将保持复苏步伐。欧洲经济正在逐步改善,但仍面临许多考验。日本经济增长缺乏内需,复苏势头可能难以持续。在经济复苏、需求上升和贸易增长的推动下,新兴市场国家加快了增长,它们的国际收支将会改善。

研究报告指出,美联储一方面提高了联邦基金利率,估计2018年可能会加息2-3次。另一方面,美联储资产负债表的缩减将继续对世界产生溢出效应,并将进一步影响国际市场的资本流动。

据估计,美国经济2017年将增长2.3%,2018年将增长0.4个百分点,至2.7%左右。

在欧洲,由于黑天鹅风险的下降,经济有了较好的增长,投资规模扩大,工业品价格回升,融资环境改善,消费价格指数逐步上升。据估计,2017年欧盟经济将增长2.1%,2018年将加速至2.3%。

日本经济已连续七个季度实现正增长,这主要是由于外部需求上升,但国内需求仍然不足。

在特朗普新政和美联储加息等外部环境的影响下,日本央行的超宽松货币政策面临困境。以技术进步和创新为主导的全球产业价值链重组导致大多数新兴市场国家经历了产业重组。据估计,发展中国家2017年将增长4.3%,2018年将加速至4.6%。

三动能一升一缓一稳随着消费超过投资成为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中国经济增长率的季度波动明显缩小。

连平预测,2018年,经济发展的三大驱动力,即出口、投资和消费,很可能呈现“一升、一缓、一稳”的趋势,即出口增长将加快,投资增长将放缓,消费增长将保持稳定。

在美国和欧洲等主要经济体持续复苏的推动下,出口增长将继续上升。几个主要贸易伙伴经济的改善将继续有利于中国出口的增长。预计2018年中国出口增速将高于2017年,达到10%左右。金融去杠杆化、企业去杠杆化、金融监管政策收紧等因素都会影响固定资产投资的资金来源,加强融资平台公司的管理,检查和使用公私合营项目和各种投资基金变相借款,可能会限制地方政府的融资能力,影响基础设施投资。预计2018年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将放缓至6.5%左右。从消费增长率来看,在小排量汽车退税政策的取消和新能源汽车补贴的减少等政策的影响下,汽车消费将会放缓。房地产市场将继续受到政策的严格控制。住房相关消费的增长率可能会放缓,而收入增长、消费升级和养老金改革等政策将支持消费,预计2018年的增长率约为10%。

“中国经济将在2018年平稳运行,增速可能会略有放缓。据估计,全年经济增长率约为6.7%,略低于2017年,但高于年度增长目标。

“连平认为,2018年中国经济可能存在三大潜在风险: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的正常化可能会对新兴经济体的资本流动和汇率产生影响;美国贸易保护主义对中国出口的负面影响;多重政策收紧可能导致金融市场的叠加效应。

交通银行国际市场战略“展望未来3年,十三五规划实现6.5%以上的年均增长率并不难。它不应该显著增加财政政策的稳定增长。

连平认为,有必要加强财政政策,促进未来经济结构调整,并建议“一是优化财政支出结构,提高财政资金使用效率;第二是增加结构性减税和降低劳动力成本,以减轻实体经济的税收负担。三是更好地支持结构转型和消费增长的重点领域,提高经济增长的质量和效率。

经济增长的顺利运行也深刻影响了产业结构和资本市场。

交通银行国际发布的数据显示,中国经济正在有序放缓。

从宏观基本面来看,中国货币供应量和产能利用率与中国经济保持3年周期一致,中国利润周期和利润预测周期与中国经济保持3年周期一致,中国原材料行业利润增长和螺纹钢价格与中国经济保持3年周期一致,均处于下行阶段。

“经济周期以及同时出现的利润、利润预测和商品价格周期继续放缓,这符合近期后周期行业的潜在技术轮换,直到市场主导的收益接力棒转移到防御性行业。

“交行国际董事总经理兼研究部主任洪灏认为,中国经济放缓将再次影响世界,尽管影响相对较小。

“2018年也将是中国交易员面临流动性约束和玩股票游戏的一年。

“洪灏认为,在过去几年里,未被纳入资产负债表但可能影响银行当前损益的表外业务越来越复杂,表外杠杆正在积累。新法律法规的出台限制了这些表外杠杆和影子银行的增长。同时,信贷增长将放缓,市场利率中心将保持高位,与表外杠杆相对应的部分资产将被清算。在这样的宏观环境下很难看到大牛市。

“我们的债券收益率模型显示,未来12个月,上海的交易区间与过去12个月相似,而中位交易区间仅略高于3200点。

“洪灏认为,融资成本飙升是中国市场波动模型中的一个关键变量。由于流动性条件的变化,2018年资本市场将保持不温不火,偶尔会出现短期波动。

与此同时,随着全球大盘股的相对强势开始走向极端,流动性应该开始转向小盘股。

“结构性市场显示,在流动性约束下,小盘股将有结构性机会。

随着未来几个月结构性压力上升和信贷增长放缓,债券收益率可能难以大幅下降,直到2018年第一季度。

大盘股的估值越来越高,已经开始失去明显的投资价值。

“洪灏认为,从大盘股转向小盘股的过程将是曲折的。由于对增长和通胀反应的时间滞后,债券、股票和大宗商品将在2018年的不同时间出现“熊市”。

“此外,中国a股以外的主要海外股市正经历看涨的技术模式,这意味着未来主要海外市场将创下新高。

短期内,由于极高的交易情绪,市场将面临下行风险。

”洪灏说。

发表评论